其华

【止鼬】初次的吻

明明只是想写段子,为什麽越来越长呢...

____

双方都把忍具消耗完了,只剩下人手一支苦无,开启又一轮写轮眼的体术对决。
宇智波鼬刚把止水的苦无打飞,下一秒手腕就被扭转得握不住武器。
难分难解之时他终于依靠巧劲把止水压制在地,两人都出了些汗,对视之间喘气的热度都喷到对方脸上。
「好啦,鬆手吧。」止水失笑。「小鼬你真的长大了呢。」
虽然多少有点被当孩子的感觉,宇智波鼬还是因为能跟上止水的步伐而感到高兴。
他起身准备给止水空间,不料被身下人逆转制伏,衣着都沾上青草的味道。
「嘿嘿。」宇智波止水对他上下其手...搔痒痒。
其实鼬并不怕痒,但一向待人接物有分寸的他实在不习惯这种有些放肆的肢体接触。
更何况...止水的亲近总会让他有别样的感觉。
特别彆扭,特别尴尬。
「呃,止水...能不能别这样?」
「好,抱歉。」止水笑着收手,翻身躺在旁边的草地上。
「给你补偿,可以还手哦。」
「不用吧。」


「真的?」止水的头稍稍靠了过来和他对视。
鼬胸口一紧,他最无法招架的就是止水的双眼。
黑褐色的,盈满一方泉水,从那裡可以倒映出自己遮掩不住的情绪。
「...真的。」
止水的鼻尖轻擦过鼬的,眼中笑意更深。
「真的...吗?」 两人额头相触,甚至眨眼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睫毛。
「做什麽...都可以哦。」




宇智波止水...真的很狡猾。
每次他的邀请,到最后都会变成我的索取。




初次的吻,有点酸麻的疼。因为鼬扑上来的力道很大,他们的门齿猛烈地撞在一起。
可是止水不介意,能让鼬主动,比什麽都值得。
他的大手抚过细滑的黑髮,抚过耳垂与脖颈,像是在鼓励着说,做得好。
受到激励的孩子,不由得变本加厉,顺着自己的欲求,顺着那股别样的心动。




最后止水收获一隻软倒在他身上的鼬。
「你故意的。」
止水闷笑,捏捏他的糰子脸。
「因为你老以为自己无欲无求,我只好想点办法啦。」

评论(5)

热度(25)